您好,欢迎来到防城港市图书馆官网!
1966年
作者:王小妮[著] 著
出版社:东方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14-07-16
页数:234页
版次:5
ISBN:978-7-5060-6953-3

内容推荐

发生在1966年的故事。在那特殊的一年里,日常市井中普通的人们,日复一日地懵懂和不宁。王小妮用她从容的文字、含蓄的方式,还原了那一年中,北方城乡间各不相同的人心冷暖,触碰了突然事变的降临给平凡人们的影响。故事简单但蕴藏的情感深远。



作者简介

王小妮: 1955年生于长春市。1978年春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,后做电影文学编辑。作品除诗歌外,涉及小说、散文、随笔等。1985年迁居深圳,2005年起在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任教。曾出版诗歌随笔小说多部。作品包括:《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》、《世界何以辽阔》、《安放》、《一直向北》、《上课记》、《上课记2》等。

2003年获得由中国诗歌界最具有影响力的三家核心期刊《星星诗刊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诗歌月刊》联合颁发的“中国2002年度诗歌奖”, 美国安高诗歌奖等。


目录

1、普希金在锅炉里
2、钻出白菜窖的人
3、两个姑娘进城看电影
4、新土豆进城了
5、一个口信
6、在烟囱上
7、喇叭和像章
8、结巴
9、火车头
10、燕蛤喇
11、棋盘
  

前言

  1966年的模样,已经有很多人不了解,或者不准备了解,或者当它是一桩陈年旧事,感觉这一页早翻过去了。
   虽然,热衷于大历史的,始终还把它当作一个极特殊的年份,或褒或贬,我倒觉得它更像罗生门,未来会持续出现新的无限的讲述空间。
   收在《1966年》里的11个短篇,是有关这一年的系列小说,写在1998—1999年间,这是第一次结集出版。刚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逐篇重新修改校订过。
   我想把1966年当作一个普通的年份来写,这涉及一种历史观。常常大事件临头,任何的个人和群体都被夹带裹挟,没人可能获得时空上的真正的洞穿力,即使一时的大获全胜者或某一瞬间里的自弃性命者,在本质上,这个人和那个人的区别大吗,时光渐渐推移,实在看着不大。为什么忽然学校停课工厂停工,为什么随意搭上一辆火车就能去任何地方串联,为什么人群亢奋一哄而起,想打倒谁就能打倒谁,想抄谁的家就去抄谁的家。很少人问为什么,事情来了就是来了。任何个人,对于下一秒钟他将面对什么,都茫然不知,遍看天下,无一例外。各种感受掺杂搅扭在一起,有人快乐,有人惊恐。今天还在快乐,很可能第二天就变成了最惊恐的一个。
   那一年我11岁,看见很多,听见很多。不知道父母去了什么地方,怕院外木栅栏上的大字报,准备把茉莉花瓣晒成茶叶,一听到喇叭声口号声,就跑到街上去看敲鼓,看演讲,看游街,看批斗,好像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。
   这11段短故事,写的是那一年里一座北方城市中最普通的人们,写了记忆中1966年特有的气味、声响、色彩,和不同人的心理。

媒体评论

土家野夫、史航、刘瑜、雷颐、李静 倾情推荐

  小说笔调极简,硬朗,隐藏之物多于可见之物,王小妮无疑是海明威的中国姊妹。二人更大的相似还在于:他们都是诗人。诗的思维使王小妮的短篇脱离了小说严密的物质性,而成为触点密布、意味漫漶的海绵体。——李静

  “王小妮的文字轻得象雪花,故事却重得象岩石。在这轻重之间,读者得以窥视那个并不久远却已模糊的时代,政治飓风中摇曳的人性,历史深井下探出的指尖。《1966年》是历史,是寓言,是恐怖故事,也是寒冷大地上一簇轻暖的抒情诗。”——刘瑜

1966年,改变了许多大人物的命运;其实,也改变了更多小人物的命运。然而,历史记录的往往只是大人物的命运,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则被忽略。王小妮是诗人,以诗人的敏感、细腻,用白描的手法勾绘出一群小人物的“1966年”。《1966年》是小说,更是历史。诗人写史,别具一格。--雷颐